常见问题

中石油被指非法排污 致鄂尔多斯牛羊暴死|中石油|记者|鄂尔多斯:米乐m6

本文摘要:距离2012年6月底的那场大雨已一年有余,鄂尔多斯乌审旗的牧民却至今记忆犹新。

距离2012年6月底的那场大雨已一年有余,鄂尔多斯乌审旗的牧民却至今记忆犹新。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裹挟着中石油苏里格气田第三项目部的苏5-15-27AH井场泥浆池黑色粘稠的液体,流向额日克淖尔湖及周围草场,从那时起,附近牧民的牛羊陆续死亡,至今已超过500头。不仅仅是这场大雨,乌审旗牧民称,曾亲眼看到中石油长庆油田苏里格气田的工作人员向湖水中伸进一根管道,曾经清澈的湖水自此变黑发臭。

即使没有收集到足以宣判的证据,牧民仍然选择了抗争。目前,这起看似简单的环保事件迅速升温、牵涉面越发扩大,除牧民与中石油外,陆续有八九方人士卷入,范围也从乌审旗扩散至北京。然而,多方的参与并未使问题得以澄清,如今,由于种种原因,牧民暂时偃旗息鼓。牛羊暴死,中石油受罚牧民们怀疑,天然气打井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造成牛羊死亡。

2012年6月20日,内蒙古乌审旗嘎鲁图镇遭受暴雨袭击,定居在此的牧民发现,中石油长庆油田苏5-15-27AH井场泥浆池中粘稠的黑色油污,外溢到了额日克淖尔湖中及周围草场。暴雨过后,15户居住在该湖周围的牧民家中的牛羊陆续死亡。到目前为止,死去的牲畜已超过500头。

牧民们怀疑,天然气打井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造成了牛羊死亡。2012年8月26日,牧民打电话到嘎鲁图镇政府牧业社反映情况。

此后,嘎鲁图镇政府出具的在《关于对内蒙古乌审旗嘎鲁图镇萨如努图嘎查牧民反映湖水污染致牲畜死亡有关情况的说明》(以下简称“情况说明”)中详述了当时的解决方案:“我镇会同旗环保局、能源化工基地建设指挥部办公室、矿区环境道路治理办公室、公安局、兽医局等部门负责人立即赶赴现场。经查,1.6月20日当地受暴雨冰雹袭击,导致苏5-15-27AH井的泥浆液体外溢,相关部门立案,并按相关法律法规对中石油川庆钻探公司安全环保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处以5万元罚款,责成该院制定了《苏5-15-27AH井无害化治理技术方案》;2.湖水检测水质化验结果显示该湖中的COD比正常值高2倍,其他各项指标正常,超标并非泥浆液体流入湖中所致;3.同时对死畜解剖取样后,连同活体绵阳一起送往内蒙古农业大学兽医学院进行检测,经鉴定,死亡原因为羊肝片吸虫病,未发现其他寄生虫和菌类,基本确定死亡原因与湖水水质无关。”“但牧民们不认可镇政府出具的检测报告,并要求赔偿和消除隐患。

”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告诉本报记者。赵章元引述乌审旗牧民的话称,在中石油开采天然气前,从未发生过牛羊大面积死亡的现象,多位牧民回忆,他们曾亲眼看到中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工作人员,将一根碗口粗的管子伸进湖中,“清澈的湖水从此变黑发臭。”“之所以罚款5万元,是因为苏里格气田并未使用已有的钻井废液处理设施,而是将其露天放置,下面只垫了一层黑色塑料膜,这不符合处理规范。

”赵章元解释。据一份名为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院的监测报告的表述,钻井废液和固体废弃物具有点多、面广、污染物种类复杂、间歇性排放及不可控排放等特点,且含有毒聚合物、有机无机污染物,一直介于危险废弃物和一般工业废弃物的边缘,其处理方法包括坑内填埋法、坑内密封法、土地耕作法、固化法及注入安全底层或环形空间法。

针对牧民的补偿要求,《情况说明》中也有一段表述:牧民阻拦正常施工作业,为保障油气田正常开发秩序,切实降低牧民损失,经协调,施工单位愿意扶助湖周边的15户牧民,共计58万元,同时对死亡牲畜进行了无害化处理。“在此过程中,中石油并未作出是否污染湖水及草原的表态,”环保NGO自然大学李涛对本报记者表示:“一切事宜均由镇政府从中协调。”本报记者致电中石油长庆油田新闻办公室,当得知记者采访内容后,接线人员告诉记者另一电话号码,但截至发稿,该电话号码始终无人接听。三份检测结果各异,真相是什么?乌审旗环境监测站的检测结果不仅与镇政府出具的《情况说明》存在不小出入,而且与第三方独立检测机构SGS的检测结果也不一致。

然而,事情并未因58万“扶助款”而就此结束,对于牲畜的死亡原因,牧民与当地政府存在巨大分歧。“中石油始终不承认是污染导致了牛羊死亡。

米乐m6

”牧民图雅告诉记者:“赔偿也是以扶贫的名义。”牧民请当地的老兽医检查,发现死羊体的内脏均已烂掉。

图雅家一共养了400多只羊,在这次污染事故中,共死亡149只羊、4头牛,估算经济损失约20万元。图雅父亲家养了500多只羊,死亡169只。对于羊的死因,2012年8月30日,乌审旗政府兽医局曾委托内蒙古农业大学兽医学院对死畜和活体绵羊进行死亡鉴定。

该学院出具的病理诊断报告“寄生虫检查”一栏中显示肝脏内有寄生虫肝片吸虫,且未发现细菌。“但诊断报告并未直接说明羊死于肝片吸虫病。”中咨律师事务所律师夏军告诉本报记者:“内蒙古农业大学不具备化验的合格资质,化验结果不具备法律效力。”但《情况说明》中,镇政府却直接认定羊死于肝片吸虫。

对这一检测,牧民们也不认可。图雅对记者说,“镇政府只是拿了一只死羊去做死亡鉴定,结果能说明什么?”湖水则是另一份重要的检测对象,但据记者了解,乌审旗环境监测站的检测结果不仅与镇政府出具的《情况说明》存在不小出入,而且与第三方独立检测机构SGS的检测结果也不一致。本报记者在乌审旗环境监测站做出的《检测报告》中看到,湖水COD值为172,标准值为40,这意味着检测值是正常值的4倍多,并非《情况说明》中宣称的“高出2倍”。

此外,《情况说明》宣称,其他各项指标正常,但《检测报告》显示,湖水中的溶解氧(检测值:4.2,标准值:2)、硫化物(检测值:1.86,标准值:1)、氯化物(检测值:475.9,标准值:250)、阴离子表面洗涤剂(检测值:0.6,标准值:0.3)均高出标准值2倍左右。显然,自相矛盾的《情况说明》和《检测报告》自然难以说服牧民。2013年3月12日,当地仍有牲畜陆续死亡。

15户牧民亲自委托第三方检测机构“SGS北京通用保准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对湖水有机碳、石油类、金属类、挥发性有机物等进行了检测。SGS为瑞士通用公证行的简称,在全球140多个国家设立了856个办事处、330个实验室。对比乌审旗环境监测站与SGS的两份检测报告,赵章元称,“存在不小的出入。”赵章元发现,乌审旗《检测报告》宣称没有检测出铁、锰、铜、锌、汞、砷、硒、镉、铅等重金属,并未对有机碳进行检测。

但SGS的《检测报告》显示,湖水中,铁超标599倍(检测值:5.99,标准值:0.01),砷超标36倍(检测值:184,标准值:5),铜超标15倍(检测值:15,标准值:1),锰超标97倍(检测值:97,标准值:1)……记者统计,重金属超标项目总共达到11项。但检测结果没有发现有机物或石油烃类的污染。“当地环保部门认为这个检测结果能够说明气井没有污染湖水,但是这样认定理由是不充分的。首先,这些物质可能来源于钻井时的添加物;再者,重金属超标现象在之前没有出现过,日常生活也不会造成这样的污染,另外,我们走了很多地方,确定这个气井就是唯一的污染源。

”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称。值得注意的是,乌审旗和SGS出具的检测报告中选取了“参照湖”以辩明真相,其中SGS公司选取萨吉湖。

记者看到,与参照湖相比,额日克淖尔湖水中的铁、有机碳、砷、硼超过参照湖。牧民们也坚称:“我们多少年都生活在这个地方。以前的羊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上一页12下一页(编辑:SN009)。


本文关键词:米乐m6

本文来源:米乐m6-www.rw-chem.com

Copyright © 2009-2022 www.rw-chem.com. 米乐m6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67438788号-8